三个点儿

努力读书
努力画画
努力生活

I'm Sam

ooc

-

我是Sam,一名光荣的超级英雄。不是鸟人。

我的好朋友——史蒂夫·罗杰斯。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超级英雄,英勇睿智的美国队长。自从去年和自己的好友巴基重逢后,似乎终于迎来了迟到了七十多年的青春期。无论吃吃睡睡,一分钟都离不开巴基。

同样,对巴恩斯来说,这个世界上,除了买李子和吃李子之外,第三重要的事情,就是和史蒂夫黏在一起。

哦。

现在李子也可以他们两个一起买了。

以上这些,我都可以理解,两个百岁老人,世纪友谊,黏黏糊糊一点,完全ok。

但是,谁能告诉我,三个大男人,为什么要住在一起啊喂!就算是你们两个感情好,但是干我屁事啊!我,一个二十多岁的血色(单身)男儿,凭什么要和两个年龄加起来快200岁的人在一起!最关键的是,如果是三个人红尘作伴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,我没意见。可是你们两个,每!一!次!都!丢!下!我!更何况,巴恩斯还卸下过我可爱的翅膀!

过分,太过分了。

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是这么想的。

“Sam,你也知道,布鲁克林的房价实在太贵了,我和巴基没有栖身之地了。我觉得我们总得有一个地方住下,这时候我就想到了你,我的好兄弟,你一定会帮我们的。”史蒂夫说。

哦,真糟糕,他用的是陈述句。

“你的福气。”巴恩斯又强调。

老天,史塔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对,我真想在他俩完美的牙齿上来一拳。

“当然没问题,队长”

看在你们手上的盾和M16的份上。

我知道,自从我说出这句话之后,我的噩梦就开始了。

“Sam——,帮我洗个李子——”巴恩斯躺在沙发上,说。

“你休——!”

“看在史蒂夫的份上。”巴恩斯笑了。

“你休息一下…我帮你洗。”

“谢谢,你很善良,Sam。”

“谢谢,谢谢你的赞美!”

洗好了李子,我走到沙发把李子递给巴恩斯,又成功把巴恩斯硬挤着坐了起来。

很好,这是我夺回家中主权的第一步。

“呃…我说…”气氛有一些尴尬。

“嗯哼。”巴恩斯吃着李子,含糊不清的回了我一句。

“你和史蒂夫,你们两个…”我给他比了个逗逗飞的手势,不知道这个九旬老人能不能看明白。

“好兄弟。”巴恩斯目视前方,看都没看我。

“还有…”我还想再继续说下去。

“巴基,我回来了!帮我开一下门。”是史蒂夫。

好啊,你们谈恋爱的门都不用自己开么,输了输了。

巴恩斯终于挪了地方,打开门,把史蒂夫放了进来。史蒂夫双手捧着一大堆东西,晃晃悠悠的走到我面前,将东西放在了茶几上。我终于明白史蒂夫为什么要人开门了,这堆东西,真的很挡视线…

“我说…这都是什么?史蒂夫。”我问道。

“呃…日用品。”史蒂夫说。

巴恩斯坐到我身边,拍了拍身旁的沙发,示意史蒂夫坐下。史蒂夫比了一个稍后的手势,在牛仔裤裤袋里掏出一个棕色钱包,扔给了我。我眼疾手快,一把接住了钱包。

“队长你不是吧,这么有心意,给我买了一个钱包。”我有点感动。

“不。”史蒂夫绽开了一个微笑,让我有点感觉不好。

“那是你的钱包,Sam。”史蒂夫又说。

“靠!”我翻了翻钱包,除了那几张卡之外,空空如也。

“史蒂夫,你是个混蛋。”我咬牙切齿的说。

“谢谢。”史蒂夫笑的更开心了。

“这不是赞美!”罗切黑啊罗切黑,你把我害惨了。

“好吧,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…”史蒂夫又站起来,在那一堆东西里翻翻找找,拿出了三个游戏手柄。

“我发现Sam家的电视机联网后可以玩多人游戏,但是需要手柄,所以我就买了三个。”史蒂夫把手柄递给了我和巴恩斯。

“玩什么,超级玛丽?”我把手柄举起来,问史蒂夫。

“幼稚。”巴恩斯说。他的眼睛里已经开始放光了。

“当然不是了,Sam”史蒂夫回道。他把那堆东西暂时放置到地上,又坐回沙发,拿起遥控器开始操作。

“瞧好吧。”史蒂夫得意的说。

……

“所以。你们谁能告诉我,忍者神龟…到底比超级玛丽好在哪儿!”我真想摔了手柄,可是毕竟也是我的血汗钱买的,只好忍下了。

“cool,三人合作。”巴恩斯选着角色。史蒂夫和他交换了一个心意相通的眼神,也开始选角色。我也不甘示弱,操作起来。

忍者神龟,启动!

游戏开始,我走在巴恩斯和史蒂夫的前面,但由于是多人游戏,我只有一个电视屏幕的路长可以走。因为他们两个还在适应手柄。终于,在两个九旬老人面前,我似乎找回了点优越感。

等他们两个边走边调整着前进的时候,我已经把路上的小怪都清完了。

“Sam,你怎么不给我和巴基留一点。”史蒂夫有些抱怨。

“拜托,队长,我们又不是共产主义,这里是美国,资本主义,个人利益至上。”我说。

“好吧。”史蒂夫说。

他们两个渐渐适应了手柄,追赶上了我,到了一关的尽头,都会有一个boss,只有打倒boss,才能通过一下关。我一个人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,没过两回合,就一命呜呼了。再回头看他们两个,竟然在慢吞吞的行进。

“我说,你们两个倒是来帮我一把啊”我在等待复活中说。

“拜托,Sam,我们又不是资本主义,这里是游戏,共产主义,团队利益至上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并且,共产主义终将战胜资本主义。”巴恩斯补充。

“okok,你们两个已经战胜我了。两个老狐狸。”我复活了。跟上他们。

“谢谢夸奖。”两人异口同声的说。

…该死。

游戏通关,天已经黑了。

我们三个人终于默契了一回,肚子同时“咕咕”的叫了起来。巴恩斯和史蒂夫同时望向我。

“Sam,你之前一个人住吧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当然。”我回答。

两人同时一转头,我也跟着他们回头。

哦。是厨房的方向。

餐桌上,我把两桶泡面递给他俩。

“为什么不出去吃。”巴恩斯问。

“我也想出去吃,可是我钱包里的钱已经被某个超级英雄花光了。”我回答。史蒂夫听后脸上出现了愧疚的表情。

yes!我在美国队长那里扳回了一城。Sam,你棒惨了。

“没事,泡面也很好吃,史蒂夫。”巴恩斯淡淡的说。

“巴基,你真好。”史蒂夫说。

???

这时候难道不是你们两个真诚的说,'哦!Sam,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人!'么???

吃饱了,夜也深了。

我希望你们能明白一件事,我不是一个像史塔克那样的拥有一个产业的超级英雄,我只是一个在政府机关工作,偶尔出一个拯救世界的小任务,拿死.工.资的超级英雄。

所以,我想说。

“我只有一张床。”我说。

巴恩斯和史蒂夫面面相觑。

“我睡沙发吧,巴基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不,床太软了,我不习惯,你睡吧,史蒂夫”巴恩斯说。

“不,巴基,你怎么说也九十多岁了,睡沙发,对身体不好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别忘了你也是,史蒂夫。”巴恩斯说。

“……”

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……

好,好,好!

我爱沙发。

不就是睡沙发么,大丈夫能屈能伸!

-

第二天一早,我是被香味勾起来的。走到厨房,发现史蒂夫正围着围裙,在炒菜。

“队长,你什么时候拓展副业了?”我问。

“今早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真危险。菜从哪来的?”我盯着他的动作,没想到队长第一次做菜竟然这么…有规模。

“隔壁,你的邻居送的,她人很好。”史蒂夫将菜翻进盘子里,说。

“呦,她?我可没接受过这样的服务。”我调侃道。

“是啊,她和我差不多大。”史蒂夫挑了一下眉。

“…哦,真让人放心。”我说。

“???”

“没事。她都送你什么菜了?”我问。

“很多啊…比如红烧肉,炒茄子…”史蒂夫有模有样的数着。

“停。敢成你就是翻炒一下?!”我打断了他。

“不然呢?对了,Sam,帮我一个忙。”史蒂夫炒完最后一个菜,对我说。

“什么?”我问。

“煮饭,我不会。”史蒂夫笑了。

“…感谢上帝,你没炸了我的厨房。”我做了个合十的手势。

“巴恩斯还没起么?”我问。

“嗯,等他醒的时候估计饭就差不多了。”史蒂夫忙着把菜端上桌。

“我说,你们两个除了睡觉就没干点别的?”我问。

“什么??”史蒂夫一脸疑问。

“就是…呃…在床上健健身…之类的。”我很好奇,是什么让这个九旬老人到现在还如此单纯的。

“还没有,不过哪天可以试试。”史蒂夫回答。

哦。真是糟糕的对话。

等巴恩斯睡醒的时候,果然正好赶上最后一双筷子放在桌上。

“早,巴恩斯。”我一手一只筷子,驻在桌子上。

“早。好香。”巴恩斯随着本能坐到饭桌前。史蒂夫盛好米饭,送到我俩面前,坐到了巴恩斯身边。

真是痛苦的一餐啊。两个人你喂我我喂你,你帮我夹菜,我帮你夹菜。真可恨。

一餐结束,我对史蒂夫早起做饭的最后一点感激也没了,就不能关照一下我的感受么?!如果再和他们待上几周,我估计就要进美利坚第一精神病院了。

-

我站在史塔克大厦的门前,有些踌躇。

我打赌,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英明的决定了---找史塔克帮忙。

第十次。

“最帅复仇者--猎鹰。”我站在直达电梯前,又扫描指纹确认。

‘身份错误,请重新确认。’

“啊!!该死!”我真想踹它一脚。

“你好,先生。呃…你在干嘛?”我身后有人问道。

我一回头,看到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小男生。

“呃…你是…蜘蛛侠?”我脑内疯狂搜索。

“!!!你怎么知道的,我从来没告诉过别人。”他似乎很震惊。

“我见过你。”

“在哪??”

“史塔克社交账号的顶置聊天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蜘蛛侠。”他确认指纹。

随着‘噔---’的一声,那该死的电梯门终于开了。走进电梯,系统的声音响起。

‘身份确认---战衣宝宝’
‘身份确认---鸟人’

“……”

进了电梯,他似乎按下了唠叨开关。

“噢,哥们,你是猎鹰!你的翅膀太酷了!比我的蛛网好太多了,你知道,那个很麻烦,荡来荡去的,一点也不酷。不过史塔克先生为我做的战服很好看,比我之前的好太多了。这要感谢史塔克先生…你知道么?我穿上战服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你们打架!跟美国队长!他太厉害了,如果不是史塔克先生,我根本拖不住他…对了,还有向我扔东西的那哥们,他的机械臂简直无敌了!对了,差点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,我叫彼得·帕克,你呢?”

他终于停下了。

“叫我Sam就行。”跟他相比,我的话简直太少了。

“没问题!Sam,你是来干嘛的??我猜是做客,但是来拜访史塔克先生的人不太多,我记得上一次是一个金发的肌肉男,好像叫索尔,他带着他的弟弟,他们兄弟真是一点也不像。而且,史塔克先生也不是很欢迎索尔的弟弟。”

“寻求帮助。你呢?”我回答他。

“我在这实习。这太棒了!一切都很先进,我很高兴有这个机会…”

“职位是秘书?”

“不,是技术人员!”

“好吧。特殊技术?”

“呃…不…准确是…”

他还没等说完,电梯已经到达顶层了。

不管怎么说,几经波折,我终于到了史塔克面前。(这么说有些gay。)史塔克见到我有些惊讶,没等他开口,我就先说。

“史塔克。史蒂夫和巴恩斯遇到了点困难,只有你能帮他们。”

“财力方面?”史塔克问。

“呃…差不多,你会帮助他们的吧?”

“那个…我不得不打断一下,我想问,巴恩斯是谁??”许久未说话的彼得开口问道。

“一个臭名昭著的杀手。”史塔克的表情转阴。

“我觉得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为巴恩斯辩解一下。

“不过这不是他的错。”史塔克又说。

我对史塔克的一番话有些震惊,和千分之一的感动。就一点点。

“还有,彼得,我觉得你应该帮我泡一杯咖啡了。”史塔克指了一下彼得,吩咐道。

“呃…虽然我还有很多疑问,不过没问题,史塔克先生。”

“谢谢你,史塔克。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道谢。

“不用谢,我只是不想在彼得面前留下一个小气鬼老板的印象。”

“随你。那我说的那件事…?”

“已经帮你把家具搬进新家了。”

“这么快?!等等…我的家具???”

“对啊,三居室,不用谢。”

“我…”

“彼得---送客!我还很忙,再见,鸟人。”

“是猎鹰!”

“ok鸟人”

还没等我反驳,就已经和彼得又进入了直达电梯。

“呃…彼得,其实巴恩斯就是向你扔车门的人。”我说。

“我知道。他不是坏人。他能直面自己的错误,太酷了!而且他有你和史蒂夫这样的好朋友。再说了,史塔克先生说他说他是好人,他就一定是好人!史塔克先生是不会骗我的!他是天底下最好的人!”

……

果然,恋爱中的人都是瞎的。

-

我回到新家的时候,巴恩斯和史蒂夫难得的一脸感动。

“谢谢你,Sam!”史蒂夫说。巴恩斯跟着点了点头。

我该怎么告诉他们这不是我的本意…。

算了。

啊…购置新家具又是一笔花销啊…。

-
这该死的日子还在继续。

但似乎感觉还不赖。

-

我是Sam,一名光荣的超级英雄。钢铁直男。

评论(7)

热度(1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