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円-

努力读书
努力画画
努力生活

初恋这件小事

校霸巍×学霸澜
被玩烂的梗(跪,但是我好喜欢的;-)。
ooc。
一两个月之前写的,一直躺在草稿里,不发出去就长草了,编辑了第三次了,这次让我成功发出去吧。
没有一次性写完,要分批发的,下一章好像动笔字数为0。
咕咕咕。

正文

1.
龙城一高月考结束后不久的一个下午,赵云澜窝在床上,例行公事一样的打算骚扰沈巍。

他进入微信,还没等打出第一个字,聊天界面就先“嗡嗡”两声--------沈巍竟然破天荒的找他聊天。

Mango:“老师说你也参与批学校月考的试卷了[疑问][疑问]”

赵云澜坏笑一声,发过去两个表情,把“自恋”这两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龙城第一帅:“[得意][得意],低调低调。”

Mango:“[汗]有我的么?”

龙城第一帅:“诶啧啧,龙城一高高二的学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我批个一溜十三遭,头晕脑胀的,有没有你的我得好好想想。”

对面沉默了一会,赵云澜得意的等着一个可怜巴巴的求他的表情,没想到等到的只有一句话。
Mango:“行,你慢慢想吧,我找二班班长问问,听说她也参与了。[拜拜][拜拜]”

“我去!”赵云澜狠狠拍了一下正在睡觉的大庆,黑猫被打的“喵----!”一声,从床上跳起来,看着它眼里突然发病的主子正在狂敲手机屏幕。

赵云澜无心顾及大庆,在手机上打下一串巍巍巍巍巍巍巍巍。翻翻找找自己的表情包,打算一个个轰炸过去。

谁不知道二班班长是龙城一高的小校花,还对沈巍有一点不可言说,不能冒出的意思。
赵云澜觉得沈巍肯定是故意的。他瘫在床上,拿出打电竞的手速,不停用表情包轰炸着沈巍,等着沈巍“回心转意”。

2.

小巷里,紫毛的阿杀抠抠耳朵,不耐烦的看着沈巍应对着不停响着的手机,对同行的鸦青嘀咕:“这就是你说的龙城一高的老大?我看明明之前他身边那个留胡子的更像啊。”

鸦青回答:“绝对是,我的情报不会出错。”

阿杀摸摸头发:“上次你也说街角那个戴口
罩的理发好。”

鸦青:“...”

阿杀接着说:“你确定他身后跟着的不是热心市民?真像跳广播体操体操前站队的。”

鸦青:“...”

这边的沈巍单手拿着手机,任它自己翁嗡嗡的乱响,身后的一群人一动不动,像是旅游景点里的兵马俑。

阿杀慢慢凑近,沈巍也像没感受到一样,专心盯着微信图标右上角小红点上的数字不断增加,直到一只手忽然伸到屏幕前,握住手机,似乎要拿走。

沈巍想都没想的伸出空闲的一只手,拎住来人的衣领,将人提了起来,神情就像是在商场挑一件衣服,不过阿杀可能更像一只被扼住了命运的脖颈的鸡崽。

沈巍把手机放进兜里,手一松,任阿杀掉在地上,然后礼貌性的红红耳朵,单手推了推眼镜,用受害者的语气说:“抱歉,业务繁忙。”

鸦青以为他的下一句是告辞,事实证明她还真猜对了。

阿杀还坐在地上,震惊75kg的自己竟然被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沈巍单手提了起来。

沈巍见没有人答话,又自顾自的对对面的人说:“今天我有点事情,我们来日再约。这..这位紫色头发的兄弟,下次给你..打五折。”

然后又对身后跟来的一大群龙城一高的各个年级的学生点点头,有点排兵布阵的架势的说:“像平常一样表现即可,各位点到即止。”

这话刚说完,沈巍口中的“各位”就像被宣告自由了一样,一个个开始摩拳擦掌,向沈巍齐齐的告别,听起来更像是欢送。

阿杀也在巨大的震惊中缓过神来,回到自己的一方,问一脸无奈的鸦青:“他刚刚说什么...??”

鸦青学他扣扣耳朵:“他说下次就把你打骨折”

阿杀:“..?...!..啊..?”

3.

沈巍刚走出小巷,立马拿出手机,看赵云澜竟然又给他发了上百条消息,终于惜字如金的回了一句。

Mango:“怎么了?”

这条险些被赵云澜停不下来的表情包给刷了过去,捕捉到这条消息,赵云澜要是有条狗尾巴,估计已经翘上天了。几乎是几秒后,赵云澜又得意忘形的回道。

龙城第一帅:“刚刚我好像想起来了哈,您那卷子..唉。”

Mango:“怎么了?[疑问]”

龙城第一帅:“我在试卷上撒把米,鸡都比你答的好。[得意][得意]”

龙城第一帅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igh哈哈哈哈”

❗龙城第一帅:“巍巍?”

❗龙城第一帅:“卧槽!”

赵云澜看着消息被拒收的界面,截了个图,发到自己几个人小团体的微信群里,一下就收到几条消息。

色即是空:“阿弥陀佛,报应报应。”

人间不直的:“[吗的死给.jpg]”

楚恕之:“好。👏👏”

小郭:“哈哈![大笑]”

小郭:“这时候是不是不应该笑..”

楚恕之:“应该。”

色即是空:“应该。”

人间不直的:“应该。”

龙城第一帅:“靠!有没有点同情心。”

人间不直的:“在你为了沈巍冷落我们的时 候,我们的良心就被狗吃了”

色即是空:“不敢不敢,是冷落祝红女士的时候。[偷笑][偷笑]。”

人间不直的:“假和尚,等下你就死在我手上。[怒][怒]”

赵云澜看着他们几个又开始扯皮,话题渐渐走的比他的取向还弯,终于忍无可忍的关闭了微信。开始通过各种途径向沈巍撒娇打滚求原谅,结果一直到天黑,才等到自己的好友申请被通过。

4.

沈巍这边刚通过了赵云澜的好友申请,推开自家理发店的店门,看见与自己长着一副皮相的弟弟正坐在椅子上,身边是自己在巷子里遇见的紫发兄弟,他正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弟弟,并且,被打的鼻青脸肿。

沈巍脑子里忽然蹦出了一个词,是之前赵云澜教他的,叫抖M。

沈巍咳了一声,阿杀这才注意到沈巍,一脸震惊的来来回回比对二人,眼睛在两幅同一个面孔却两种表情的脸上打转,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打出了什么疾病。

“哥!你可算回来了。”阿杀眼里不戴眼镜的沈巍站了起来,走向戴眼镜的沈巍。

“嗯”沈巍淡淡的答应一声,双眼中充满了疑问。

“哦,这个是我新认的小弟,被我的理发技术折服的。”

沈巍:“....”

在这之前沈巍已经想出了无数种离谱的答案,没想到自己的弟弟还是猝不及防的说出了那个最离谱的答案,他轻轻咳了一声,对着依然一脸懵x的阿杀说:“时间也不早了,这位...”
阿杀紧接着回答了自己的名字。沈巍也继续说下去:“烛九兄..你就先回家吧,不要让父母担心。”

阿杀还在当机中,听见沈巍“吩咐”他,他就迷迷糊糊的走出去了,沈巍刚解决一个麻烦,一回头就看见自己的弟弟一脸若有所思的坐在椅子上,还没等他发问,弟弟就抢先一步说道:“哥,你说我可以不可以通过他发展几个理发店的..”

沈巍:“不行”

沈面:“为什么?!”

沈巍:“理发害人。”

沈面:“......”

5.

这边的赵云澜刚刚被通过申请,看着空白的微信聊天界面,一时间脑袋里也一片空白。沈巍一直没给他发消息,他也很默契的保持沉默。

他关闭和沈巍的聊天界面,点开自己的小群,发送消息。

龙城第一帅:“我成功了[得意]”

色即是空:“我发表六点意见。”

色即是空:“......”

人间不直的:“我补充三点。”

人间不直的:“...”

龙城第一帅:“你们这是什么反应?!”

楚恕之:“又不是沈巍同意了你的求婚[抠鼻]。”

人间不直的:“附议。”

龙城第一帅:“说得好,你们所在小组各扣一分。”

龙城第一帅:“除了祝红组。”(祝红组,2组,组长沈巍。)

色即是空:“你这叫公报私仇!!”

龙城第一帅:“你们公开调侃领导,没罚劳动就跪我三跪吧!”

祝红:“呵,男人。”
...

赵云澜这边和自己的几个损友一顿群枪舌战,一没注意时间,再抬头一看,已经十点过五了。

这个时间,老干部沈巍想必已经睡了几分钟了,他手痒又打开和沈巍的聊天界面,打出了四个字,发了出去,又以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,飞速撤回。

这边的消息刚撤回,那一边马上发来了消息。

Mango:“......”

赵云澜心一紧,打出的字都紧绷着。

龙城第一帅:“还没水呢”

龙城第一帅:“...睡..”

Mango:“嗯。”

龙城第一帅:“啊..”

Mango:“发什么了?没看到。”

龙城第一帅:“你数学成绩,哈哈哈,怕你伤心又撤回了[呲牙]。”

Mango:“...我谢谢你。”

龙城第一帅:“行吧你快睡吧!晚睡容易猝死。”

Mango:“....嗯。”

Mango:“晚安。”

Mango:“云澜。”

龙城第一帅:“晚安晚安,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赵云澜发完最后一条消息,深呼一口气,重重扑在床上。

他喜欢沈巍,这是个不大不小的秘密。

I'm Sam

ooc

-

我是Sam,一名光荣的超级英雄。不是鸟人。

我的好朋友——史蒂夫·罗杰斯。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超级英雄,英勇睿智的美国队长。自从去年和自己的好友巴基重逢后,似乎终于迎来了迟到了七十多年的青春期。无论吃吃睡睡,一分钟都离不开巴基。

同样,对巴恩斯来说,这个世界上,除了买李子和吃李子之外,第三重要的事情,就是和史蒂夫黏在一起。

哦。

现在李子也可以他们两个一起买了。

以上这些,我都可以理解,两个百岁老人,世纪友谊,黏黏糊糊一点,完全ok。

但是,谁能告诉我,三个大男人,为什么要住在一起啊喂!就算是你们两个感情好,但是干我屁事啊!我,一个二十多岁的血色(单身)男儿,凭什么要和两个年龄加起来快200岁的人在一起!最关键的是,如果是三个人红尘作伴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,我没意见。可是你们两个,每!一!次!都!丢!下!我!更何况,巴恩斯还卸下过我可爱的翅膀!

过分,太过分了。

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是这么想的。

“Sam,你也知道,布鲁克林的房价实在太贵了,我和巴基没有栖身之地了。我觉得我们总得有一个地方住下,这时候我就想到了你,我的好兄弟,你一定会帮我们的。”史蒂夫说。

哦,真糟糕,他用的是陈述句。

“你的福气。”巴恩斯又强调。

老天,史塔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对,我真想在他俩完美的牙齿上来一拳。

“当然没问题,队长”

看在你们手上的盾和M16的份上。

我知道,自从我说出这句话之后,我的噩梦就开始了。

“Sam——,帮我洗个李子——”巴恩斯躺在沙发上,说。

“你休——!”

“看在史蒂夫的份上。”巴恩斯笑了。

“你休息一下…我帮你洗。”

“谢谢,你很善良,Sam。”

“谢谢,谢谢你的赞美!”

洗好了李子,我走到沙发把李子递给巴恩斯,又成功把巴恩斯硬挤着坐了起来。

很好,这是我夺回家中主权的第一步。

“呃…我说…”气氛有一些尴尬。

“嗯哼。”巴恩斯吃着李子,含糊不清的回了我一句。

“你和史蒂夫,你们两个…”我给他比了个逗逗飞的手势,不知道这个九旬老人能不能看明白。

“好兄弟。”巴恩斯目视前方,看都没看我。

“还有…”我还想再继续说下去。

“巴基,我回来了!帮我开一下门。”是史蒂夫。

好啊,你们谈恋爱的门都不用自己开么,输了输了。

巴恩斯终于挪了地方,打开门,把史蒂夫放了进来。史蒂夫双手捧着一大堆东西,晃晃悠悠的走到我面前,将东西放在了茶几上。我终于明白史蒂夫为什么要人开门了,这堆东西,真的很挡视线…

“我说…这都是什么?史蒂夫。”我问道。

“呃…日用品。”史蒂夫说。

巴恩斯坐到我身边,拍了拍身旁的沙发,示意史蒂夫坐下。史蒂夫比了一个稍后的手势,在牛仔裤裤袋里掏出一个棕色钱包,扔给了我。我眼疾手快,一把接住了钱包。

“队长你不是吧,这么有心意,给我买了一个钱包。”我有点感动。

“不。”史蒂夫绽开了一个微笑,让我有点感觉不好。

“那是你的钱包,Sam。”史蒂夫又说。

“靠!”我翻了翻钱包,除了那几张卡之外,空空如也。

“史蒂夫,你是个混蛋。”我咬牙切齿的说。

“谢谢。”史蒂夫笑的更开心了。

“这不是赞美!”罗切黑啊罗切黑,你把我害惨了。

“好吧,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…”史蒂夫又站起来,在那一堆东西里翻翻找找,拿出了三个游戏手柄。

“我发现Sam家的电视机联网后可以玩多人游戏,但是需要手柄,所以我就买了三个。”史蒂夫把手柄递给了我和巴恩斯。

“玩什么,超级玛丽?”我把手柄举起来,问史蒂夫。

“幼稚。”巴恩斯说。他的眼睛里已经开始放光了。

“当然不是了,Sam”史蒂夫回道。他把那堆东西暂时放置到地上,又坐回沙发,拿起遥控器开始操作。

“瞧好吧。”史蒂夫得意的说。

……

“所以。你们谁能告诉我,忍者神龟…到底比超级玛丽好在哪儿!”我真想摔了手柄,可是毕竟也是我的血汗钱买的,只好忍下了。

“cool,三人合作。”巴恩斯选着角色。史蒂夫和他交换了一个心意相通的眼神,也开始选角色。我也不甘示弱,操作起来。

忍者神龟,启动!

游戏开始,我走在巴恩斯和史蒂夫的前面,但由于是多人游戏,我只有一个电视屏幕的路长可以走。因为他们两个还在适应手柄。终于,在两个九旬老人面前,我似乎找回了点优越感。

等他们两个边走边调整着前进的时候,我已经把路上的小怪都清完了。

“Sam,你怎么不给我和巴基留一点。”史蒂夫有些抱怨。

“拜托,队长,我们又不是共产主义,这里是美国,资本主义,个人利益至上。”我说。

“好吧。”史蒂夫说。

他们两个渐渐适应了手柄,追赶上了我,到了一关的尽头,都会有一个boss,只有打倒boss,才能通过一下关。我一个人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,没过两回合,就一命呜呼了。再回头看他们两个,竟然在慢吞吞的行进。

“我说,你们两个倒是来帮我一把啊”我在等待复活中说。

“拜托,Sam,我们又不是资本主义,这里是游戏,共产主义,团队利益至上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并且,共产主义终将战胜资本主义。”巴恩斯补充。

“okok,你们两个已经战胜我了。两个老狐狸。”我复活了。跟上他们。

“谢谢夸奖。”两人异口同声的说。

…该死。

游戏通关,天已经黑了。

我们三个人终于默契了一回,肚子同时“咕咕”的叫了起来。巴恩斯和史蒂夫同时望向我。

“Sam,你之前一个人住吧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当然。”我回答。

两人同时一转头,我也跟着他们回头。

哦。是厨房的方向。

餐桌上,我把两桶泡面递给他俩。

“为什么不出去吃。”巴恩斯问。

“我也想出去吃,可是我钱包里的钱已经被某个超级英雄花光了。”我回答。史蒂夫听后脸上出现了愧疚的表情。

yes!我在美国队长那里扳回了一城。Sam,你棒惨了。

“没事,泡面也很好吃,史蒂夫。”巴恩斯淡淡的说。

“巴基,你真好。”史蒂夫说。

???

这时候难道不是你们两个真诚的说,'哦!Sam,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人!'么???

吃饱了,夜也深了。

我希望你们能明白一件事,我不是一个像史塔克那样的拥有一个产业的超级英雄,我只是一个在政府机关工作,偶尔出一个拯救世界的小任务,拿死.工.资的超级英雄。

所以,我想说。

“我只有一张床。”我说。

巴恩斯和史蒂夫面面相觑。

“我睡沙发吧,巴基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不,床太软了,我不习惯,你睡吧,史蒂夫”巴恩斯说。

“不,巴基,你怎么说也九十多岁了,睡沙发,对身体不好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别忘了你也是,史蒂夫。”巴恩斯说。

“……”

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……

好,好,好!

我爱沙发。

不就是睡沙发么,大丈夫能屈能伸!

-

第二天一早,我是被香味勾起来的。走到厨房,发现史蒂夫正围着围裙,在炒菜。

“队长,你什么时候拓展副业了?”我问。

“今早。”史蒂夫说。

“真危险。菜从哪来的?”我盯着他的动作,没想到队长第一次做菜竟然这么…有规模。

“隔壁,你的邻居送的,她人很好。”史蒂夫将菜翻进盘子里,说。

“呦,她?我可没接受过这样的服务。”我调侃道。

“是啊,她和我差不多大。”史蒂夫挑了一下眉。

“…哦,真让人放心。”我说。

“???”

“没事。她都送你什么菜了?”我问。

“很多啊…比如红烧肉,炒茄子…”史蒂夫有模有样的数着。

“停。敢成你就是翻炒一下?!”我打断了他。

“不然呢?对了,Sam,帮我一个忙。”史蒂夫炒完最后一个菜,对我说。

“什么?”我问。

“煮饭,我不会。”史蒂夫笑了。

“…感谢上帝,你没炸了我的厨房。”我做了个合十的手势。

“巴恩斯还没起么?”我问。

“嗯,等他醒的时候估计饭就差不多了。”史蒂夫忙着把菜端上桌。

“我说,你们两个除了睡觉就没干点别的?”我问。

“什么??”史蒂夫一脸疑问。

“就是…呃…在床上健健身…之类的。”我很好奇,是什么让这个九旬老人到现在还如此单纯的。

“还没有,不过哪天可以试试。”史蒂夫回答。

哦。真是糟糕的对话。

等巴恩斯睡醒的时候,果然正好赶上最后一双筷子放在桌上。

“早,巴恩斯。”我一手一只筷子,驻在桌子上。

“早。好香。”巴恩斯随着本能坐到饭桌前。史蒂夫盛好米饭,送到我俩面前,坐到了巴恩斯身边。

真是痛苦的一餐啊。两个人你喂我我喂你,你帮我夹菜,我帮你夹菜。真可恨。

一餐结束,我对史蒂夫早起做饭的最后一点感激也没了,就不能关照一下我的感受么?!如果再和他们待上几周,我估计就要进美利坚第一精神病院了。

-

我站在史塔克大厦的门前,有些踌躇。

我打赌,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英明的决定了---找史塔克帮忙。

第十次。

“最帅复仇者--猎鹰。”我站在直达电梯前,又扫描指纹确认。

‘身份错误,请重新确认。’

“啊!!该死!”我真想踹它一脚。

“你好,先生。呃…你在干嘛?”我身后有人问道。

我一回头,看到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小男生。

“呃…你是…蜘蛛侠?”我脑内疯狂搜索。

“!!!你怎么知道的,我从来没告诉过别人。”他似乎很震惊。

“我见过你。”

“在哪??”

“史塔克社交账号的顶置聊天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蜘蛛侠。”他确认指纹。

随着‘噔---’的一声,那该死的电梯门终于开了。走进电梯,系统的声音响起。

‘身份确认---战衣宝宝’
‘身份确认---鸟人’

“……”

进了电梯,他似乎按下了唠叨开关。

“噢,哥们,你是猎鹰!你的翅膀太酷了!比我的蛛网好太多了,你知道,那个很麻烦,荡来荡去的,一点也不酷。不过史塔克先生为我做的战服很好看,比我之前的好太多了。这要感谢史塔克先生…你知道么?我穿上战服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你们打架!跟美国队长!他太厉害了,如果不是史塔克先生,我根本拖不住他…对了,还有向我扔东西的那哥们,他的机械臂简直无敌了!对了,差点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,我叫彼得·帕克,你呢?”

他终于停下了。

“叫我Sam就行。”跟他相比,我的话简直太少了。

“没问题!Sam,你是来干嘛的??我猜是做客,但是来拜访史塔克先生的人不太多,我记得上一次是一个金发的肌肉男,好像叫索尔,他带着他的弟弟,他们兄弟真是一点也不像。而且,史塔克先生也不是很欢迎索尔的弟弟。”

“寻求帮助。你呢?”我回答他。

“我在这实习。这太棒了!一切都很先进,我很高兴有这个机会…”

“职位是秘书?”

“不,是技术人员!”

“好吧。特殊技术?”

“呃…不…准确是…”

他还没等说完,电梯已经到达顶层了。

不管怎么说,几经波折,我终于到了史塔克面前。(这么说有些gay。)史塔克见到我有些惊讶,没等他开口,我就先说。

“史塔克。史蒂夫和巴恩斯遇到了点困难,只有你能帮他们。”

“财力方面?”史塔克问。

“呃…差不多,你会帮助他们的吧?”

“那个…我不得不打断一下,我想问,巴恩斯是谁??”许久未说话的彼得开口问道。

“一个臭名昭著的杀手。”史塔克的表情转阴。

“我觉得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为巴恩斯辩解一下。

“不过这不是他的错。”史塔克又说。

我对史塔克的一番话有些震惊,和千分之一的感动。就一点点。

“还有,彼得,我觉得你应该帮我泡一杯咖啡了。”史塔克指了一下彼得,吩咐道。

“呃…虽然我还有很多疑问,不过没问题,史塔克先生。”

“谢谢你,史塔克。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道谢。

“不用谢,我只是不想在彼得面前留下一个小气鬼老板的印象。”

“随你。那我说的那件事…?”

“已经帮你把家具搬进新家了。”

“这么快?!等等…我的家具???”

“对啊,三居室,不用谢。”

“我…”

“彼得---送客!我还很忙,再见,鸟人。”

“是猎鹰!”

“ok鸟人”

还没等我反驳,就已经和彼得又进入了直达电梯。

“呃…彼得,其实巴恩斯就是向你扔车门的人。”我说。

“我知道。他不是坏人。他能直面自己的错误,太酷了!而且他有你和史蒂夫这样的好朋友。再说了,史塔克先生说他说他是好人,他就一定是好人!史塔克先生是不会骗我的!他是天底下最好的人!”

……

果然,恋爱中的人都是瞎的。

-

我回到新家的时候,巴恩斯和史蒂夫难得的一脸感动。

“谢谢你,Sam!”史蒂夫说。巴恩斯跟着点了点头。

我该怎么告诉他们这不是我的本意…。

算了。

啊…购置新家具又是一笔花销啊…。

-
这该死的日子还在继续。

但似乎感觉还不赖。

-

我是Sam,一名光荣的超级英雄。钢铁直男。

国家队的秘密


*短打
*小甜饼
*不好笑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獒龙到底熟不熟?

周雨推开张继科的宿舍门时,张继科和马龙正满头大汗的坐在床上,一人手上拿着蝙蝠侠,一人手上拿着超人。

张继科看见是周雨松了口气,穿着橙色CK毫不避讳的跳下床,回身把马龙拿被子又裹了裹紧,自认非常自信的摸了摸鼻子,对着一脸懵逼的周雨正义凛然的解释,“今天休息,我帮马龙把手办擦一下。”

周雨:雨式矜持。

马龙见状马上附和着张继科,“对,我这手办…昂…太容易脏了,我俩…擦擦…”

张继科又接到,“对,你看天太热了,我俩都脱衣服擦了,伐伐伐伐伐”

周雨:雨式矜持。

马龙急了,“小雨,你可憋误会啊,我俩啥都妹有。”

周雨张了张嘴,还是什么都没说:雨式矜持。

站在门外听完一场好戏的许昕终于一脚跨进来,拍了拍周雨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,“小雨,知道就好,千万不要把——”

周雨叉了下腰,大嗓门一喊,“知道了!我肯定不把科哥裤衩穿反了的事说出去!”

张继科:妈的大意了。

许昕发出了一串“哈哈哈哈哈”的笑声,“你科哥刚才被你吓成福建人了。”

张继科,“伐伐伐伐伐伐伐”

2.方博到底嫁不嫁崔庆磊?

周雨又回头正了正许昕吓歪了的眼镜,一脸搞事的围笑,“昕哥,我来的时候遇见方博了。”

许昕眼睛里闪了下光,扶了扶眼镜,故作镇定的问,“咋了?方博跟你说啥了?”

张继科把裤衩调过来,坐在床上,搂过马龙,不怕事大的说,“他说了,崔庆磊挺好的~”

许昕撸了撸袖子,一脸要和张继科死磕到底的表情。

周雨拉住暴冲的许昕,说,“方博说了,你以后不要总和我们胖儿调宿舍,他开黑都开不好了。”

许昕一个老司机的微笑,“开黑有开车好玩么?”

周雨:妈的,大意了。

方博拿着几罐旺仔路过,看见张继科半掩的门把头探进来,跟旺仔一个样。

他看见张继科和马龙正坐在床上。一个低头“嘿嘿嘿”,一个抬头“吸吸吸。”

许昕叉着腰,一脸蟒界大佬的样子,就差配上一副墨镜和一支雪茄了。

他一脸嫌弃的看着许昕,不忘怼一句,“整天就知道嘻嘻哈哈的,没有一点世界冠军的样子。”

许昕:喵喵喵???太快乐也有错么???

周雨见方博进来赶紧走过去揽住他的胳膊,“方博,你快说,崔庆磊好还是许昕好。”

方博听见这话开始瞳孔地震,伸着脖子望了望看好戏的马龙和张继科,又看了看一脸委屈的许昕,“许昕好啊。”

许昕听见方博的回答,自信的捋了捋头发,“哈——”

方博停了一下,又说到,“但是我还是想嫁崔庆磊。”

许昕:妈的,大意了!

3.樊振东到底玩不玩这个?

樊振东拿着筷子戳了戳红烧肉,没有雨哥的第一顿午饭。

孤独,寂寞,冷。

一旁的徐晨皓看了看自己被夹走的红烧肉,樊振东,你说好的没胃口呢???

看着又把魔爪伸向自己餐盘的樊振东,徐晨皓死命护住最后一道菜,抓住樊振东的手,“樊振东,你不能再吃了,你太胖了!”

樊振东委屈的坐回去,嘟囔到,“雨哥说了,我一点都不胖,我正长身体呢。”

徐晨皓:一脸大番。

到最后,徐晨皓还是没能阻止樊振东一口又一口的风卷残云。徐晨皓看着自己的餐盘,欲哭无泪的大叫,“樊振东,你个胖子!!!”

回宿舍的路上,徐晨皓看着樊振东吃的晃悠悠的身影问,“小胖,国家队你最喜欢谁阿?”

樊振东摆了摆手,“我不玩这个。”

徐晨皓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瞟了眼路过的宿舍,忽然惊奇的把樊振东叫住,“小胖,快来,你雨哥在这!”

直奔周雨宿舍的樊振东听见徐晨皓的声音赶紧停住,蹦蹦跳跳的返回来,向宿舍里张望,看见周雨正站在中间,床上是边擦手办边谈恋爱的科龙,地上是揪着方博问到底嫁给谁的许昕。

周雨一脸不知所措:我应该在床底,不应该在这里。

樊振东推门进去,从背后把周雨抱住,下巴抵着周雨的肩膀,热气直呼到他的脖颈上,“雨哥,你在这干嘛呢?”

周雨回过神来,把樊振东揽住他的手牵住,“今天食堂吃的是红烧肉?”

樊振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又打了个饱嗝,都是红烧肉的味。

张继科把手办放下,看着一脸甜蜜的周雨,怎么感觉自己辛苦奶大的白菜被别人家的猪给拱了?

正吃橘子的王皓打了个喷嚏,摸了摸鼻子,最近的天气不太好啊。

樊振东笑嘻嘻的晃了晃两人牵住的手,雨哥比红烧肉好吃多了。

马龙移了移位置,“吸吸吸,记壳儿你看他俩像不像在谈恋爱。”

樊振东看了看马龙和张继科紧挨在一起的身体,“没有科哥和龙哥像~”

马龙:妈的…大意了…

门外的徐晨皓想起刚刚樊振东对他说,“我不玩这个。”

徐晨皓:妈的。大意了

4.国家队的秘密

国家队的秘密是你能知道的?走开!